射雕后宫作者春气   武侠情色   
本帖最后由 lxs19 于  编辑 

第001章【流星的眼泪】 

  初春的临安城,巍然耸立,随处可闻的欢声笑语,昭示出偏居一隅的腐朽赵宋的表面繁华。 

  临安城外,一股股卷起的灰尘,几乎淹没了整条官道,隐隐约约的重重身影,健壮而又充满了力量。 

  “哒哒哒——” 

  急促的马蹄声,仿佛哀钟一样敲打在早就麻木的赵宋子民心口,告诉无辜而又无奈的他们——又有兄弟姐妹,即将被赵宋王室给迫害致死了。 

  在尘埃尽头,包惜弱一身粗布衣衫,右手被铁哥亲过的、轻抚余温犹存的面颊。在她哀伤迷惘的美眸中,尽是无助神色,樱桃小嘴翕合着。 

  “要是天可怜见,你我将来还有相见之日(淫色淫www.wo688.COM)!” 

  犹在耳边响起的诀别话语,让柔弱的包惜弱在迷茫和恐惧中,寻觅到了一丝继续前进、躲避祸乱的安慰。 

  身后越来越近的追兵,几乎追得包惜弱神魂具亡。霎时,她只觉天大地大,无她处容身之处。突然,酸痛不堪的三寸金莲,被道上凸石一碰,早就疲惫不堪玉躯,软软倒向路边。 

  突遭变故,让包惜弱还没反应得过来。而丈夫杨铁心前去追赶敌人、救援嫂子李萍,更使包惜弱心如刀割,惊恐想道,此处不会是我埋骨之处吧? 

  手掌按在凸起小腹上,包惜弱泪水再一次滑落而出,可怜的康儿,你还没来到这个世上,就要和娘亲一起受苦了。 

  腹中胎儿,似乎赐予了包惜弱无尽动力,让她撑起身子,顽强的继续前行。 

  走了一阵子,她只感觉周围的空气开始凝固起来,浓烈得几乎令人郁闷致死的氛围。 

  包惜弱走出官道,寻到一座人余高的小丘,将身子依靠着小丘旁的树干()上,檀口大张,艰难呼吸着,趁着一刻的恢复,准备着下一刻的逃亡。 

  此时,官道上的马蹄声越来越急。一队赵宋官兵终于小丘,以合围之势,包围住了包惜弱所在范围,准备来个瓮中捉鳖。 

  一个武官举起火把,将包惜弱曼妙身影拉长,仔细打量了一会,点点头,说道:“没错!果然是她!” 

  另一名武官笑道:“现下总算大功告成,这趟辛苦,每人总有十几两银子赏赐。”他盯视着被夜色笼罩的包惜弱,那令人不舒服的目光,如见到银子一样充满了贪欲。 

  那带头武官道:“哼,这次立下了功劳,只盼上头少克扣些。”转头对号手道:“收队罢。”武官纵马跃出圈子,伴随着号兵呜呜呜的号角声迫近包惜弱身边。 

  两个武官毫无掩饰的粗狂声音,钻入包惜弱耳中,使得她吞声抽泣了起来,一颗芳心撕扯得越发痛楚,很是挂念丈夫安危。 

  无法躲避的包惜弱,抬头仰望离得越来越远的作业星辰,双手合什,祷告道,大慈大悲的菩萨,你一定要救救惜弱! 

  “哈哈,你们看看,这个女人真傻,现在还向佛祖祈福!”纵身而出的中年武官,抬头一阵大笑。 

  伴随着长官的耻笑,小丘四周,讥讽的粗俗笑声,也此起彼伏,他们都一起鄙视着村妇的无知行为。 

  在一队赵宋官兵之后,忽然喊声大振,十余名黑衣人手执兵刃,从道旁冲杀出来,一人远远河道,“无耻官兵,残害良民,统通下马纳命。” 

  带队的武官心情被破坏,欢笑顿失,怒喝道:“何方大胆匪徒,敢在京畿之地作乱?快滚开些!” 

  一众黑衣人根本就不打话,冲入官兵队里,举刀就砍,熟练武艺发挥到了几只,一时气势无俩,和人数超过足有一倍的官兵,一时之间杀得个不分胜负。 

  听见相互拼斗,包惜弱一阵暗喜,以为是丈夫的朋友得到讯息前来相救,而双眸却一瞬不转的继续凝视着天空。 

  在太阳升起之处,一抹强烈的耀眼蓝光,遮挡住了朝霞的红艳,恍如一颗天外流星,迅疾的在天空中滑行着,直朝着包惜弱的临安方向而来。 

  对于身后官道上的斗争,包惜弱却不闻不问,眼巴巴的凝视着那带有一股悲壮吸附力的流行,虔诚祷告起来。 

  不足半个时辰,沉闷的天空中,响起刺耳的嘶鸣声,吓得赵宋官兵和黑衣人齐齐抬头观望。 

  一颗夜明珠般小团,拖着氤氲光芒,急速朝小丘撞来。它飘逸出来的色彩,犹如锅中溅出的油渍,完全朝着被惊得望了拼杀的两队人。 

  “啊啊啊啊——” 

  凄惨的不堪听闻的嚎叫,几令闻者丧胆。 

  一个个在一秒前还生龙活虎的凶人,在光芒过后,就被如碾碎机一样的光芒,给碾成飞逸的粉末。 

  流星也有怜悯之心,也看不惯一群粗鲁汉子,欺负包惜弱这样怜柔的**,流下叹息的眼泪,以人力所不及的手段,狠狠的惩罚了这些亵渎了美人的祸害。 

  显灵了,佛主真的显灵了! 

  如此的念头,促使包惜弱面对越来越近的怪异光芒,不但没有一丝畏惧之心,反而升起一股同命相连的亲切感。 

  蓝色珠子好像也体会到包惜弱的仁善,将它无与伦比的速递降低,轻慢的飘浮到了包惜弱身前。在整个过程中,蓝珠如人儿情感,射出一圈圈涟漪水纹,全部洒落到包惜弱身上,化成了温煦柔丝,包裹住还处于惊讶中的包惜弱。 

  是春雨的滋润!更是感情的宣拓! 

  一股骨肉相连的感觉,促使包惜弱不由自主的伸出双臂,用嫩白玉掌,温柔的将蓝珠赚捧在手中。 

  “你是佛珠吗?” 

  当然,包惜弱的问题,没有人给她回答,因为那颗蓝色珠子,恍如遭遇了火炭的冰晶,无声无息、无形无踪的融化进了她手掌内。 

  包惜弱的身躯,也受到了冰晶的滋润,浑身每一处细胞都似贪婪的婴儿,张开小嘴急速呼吸着;可是,她小腹一阵撕痛,剧烈得她也不堪忍受,身子伴随着朝阳的照射,倾斜着依靠在身边的小树上。 

  树影,人影,月影,在这刻重叠在一起,形成了一幅臻美的江山美人画。周边环绕的官道,急促追赶的骏马,似乎都在追索着那如诗如画的美人志的轴心。 

第002章【韩小莹藏密】 

  西元1125年,大金南侵,迫使赵宋南逃。从而,大金国占据战略地位无比重要的燕京(现北京)。 

  第二代皇帝金太宗完颜晟,经过反复选址,最后确立辽阳建都,即为金国历史上历有名的东京。 

  大金第四代皇帝海陵王完颜亮,再次迁都到燕京,改名为中都,终于确立起大金国的正式都城——中都。 

  历经世宗、章宗两朝治理,大金国终于达到了巅峰,在华夏版图上盛极一时,让四方小国纷纷臣服。 

  华夏正统的赵宋王庭,偏居两浙西路一隅,拜强大的大金为“伯”(实为赵宋以及汉人奇耻大辱);强大彪悍的大辽,不得不转走西域蛮荒之地建立西辽国。一贯不温不火的西夏,也处于风雨飘摇之中,随时都可能覆灭。 

  七月的中都,喧嚣繁华,南来北往的客商,纷纷将大漠深处、以及江南稀罕物品贩运到中都,和奢侈的大金王庭做着一本万利的交易。 

  “哈哈!涨了,今天真的又涨了。” 

  伴随着收工菜贩的激动得浑身颤抖的吆喝,大金赵王完颜洪烈聘请大夫的告示,进入大街上所有人耳中,“一个月内,就涨到了三千一百两黄金,赵王聘请大夫的费用今天果然又涨了一百两黄金!” 

  “哎,黄金虽然令人喜欢,可这一月进入赵王府的三十位大夫,却没有一人能活着出来。”一个理智型的人,给那些被数额庞大的黄金遮掩了眼睛的大夫警示道。 

  “七妹,你不会也很想去获取那三千两黄金吧?”一个身材短小,蓄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,对身前一袭蓝色长裙少女着急问道。 

  惊诧的话语,促使被告示吸引的人群,都纷纷转过头观看少女。 

评论加载中..